江诗丹顿双重芯率万年历腕表 功能与创新的大突破
天梭2016巴塞尔新品腕表

江诗丹顿双重芯率万年历腕表 功能与创新的大突破

  • Post author:
  • Post category:手表资讯
  • Reading time:1 mins read

  可由佩戴者自由切换模式的双重振频腕表

  腕表万年历功能采用瞬时跳转显示。拥有5赫兹高频活跃模式与1.2赫兹低频静待模式。模式切换时走时无损(专利申请中)

  静待模式时。动力储存可达至少65天

  表径42毫米。厚度12.3毫米。于紧密空间中融入高复杂钟表功能并提升动力储存

江思丹顿腕表

  悉心设计。轻松调校。便捷使用

  一枚更为接近“永久使用”的万年历腕表

  (2019年日内瓦国际高级钟表展。2019年1月14日)在长达264年的精湛制表历史中。江诗丹顿在制表技术和设计美学领域中不懈创新。建立了无可撼动的美誉。今天。随着江诗丹顿Traditionnelle传袭系列双重芯率万年历腕表的惊艳亮相。这枚顺应佩戴者需求的杰出时计。将重新定义高级制表业的未来。

  佩戴时。Traditionnelle传袭系列双重芯率万年历腕表会处于高频活跃模式。表盘上显示小时、分钟、日期、月份、闰年周期和动力储存。与快节奏的现代生活方式步调一致。当腕表无需佩戴时。品牌自行研发的3610机芯可调至低频静待模式。降低运转速率以保证至少65天的动力储存。

  机械制表业中曾有一个基本理论设定。发条盒以固定的时间间隔输出动能。与其所述的动力储存周期偏差很小。Traditionnelle传袭系列双重芯率万年历腕表可将发条的固定动能有效转化为可变动能。将高级机械制表的可适性提升至全新高度。

  凭借264年的高级制表经验。江诗丹顿开创性地在Traditionnelle传袭系列双重芯率万年历腕表中搭载了两枚平衡摆轮。分别以不同的振频运作。位于8点钟位置的按钮可让佩戴者根据需求在两种振频间轻松切换。佩戴时。将腕表调至高频活跃模式。该模式下摆轮振频为5赫兹(36,000次/小时)。动力储存可达4天。

  若腕表将长时间静置。则可将其切换到低频静待模式。第二摆轮的机芯振频将大幅降低至1.2赫兹(8,640次/小时)。这使得腕表的动力储存可延长到至少65天。在此期间。时间及万年历显示依旧正常运转。如需佩戴则可随时切换回高频活跃模式。

江思丹顿腕表

  万年历新意

  万年历被公认是最实用的一项钟表高复杂功能。精密的运转机制能够正确显示包括大小月和闰年在内的所有日期信息。因而万年历功能拥有了极高的日常实用价值。然而迄今为止。万年历腕表的实用性一直备受传统发条技术的限制——在多数情况下。万年历腕表在佩戴前。都需要进行时间调校。

  如今。这枚手动上链万年历腕表可在静置两个多月后仍正确显示日期和月份。这是品牌制表史上的一次创举。江诗丹顿Traditionnelle传袭系列双重芯率万年历腕表真正实现了“万年历”的含义。是品牌不断创新的征途上又一座里程碑。

  双重芯率?系统的动力与控制

  江诗丹顿Traditionnelle传袭系列双重芯率万年历腕表采用了一套正在申请专利的机械系统。能够在不干扰机芯走时的情况下。从5赫兹(36,000次/小时)的高频活跃模式瞬时切换到1.2赫兹(8,640次/小时)的低频静待模式。

  该系统的灵感源自日本江户时代(EdoPeriod)(1603-1868)的“不定时法”计时制。该时制(源于中国十二地支计时法)将日夜各划为六个部分。但各部分长度会因日夜以及季节的变化而不同。该时期的钟表配备单平衡摆或双平衡摆。可自动切换运作速率。在2019年日内瓦国际高级钟表展上。一台诞生于18世纪初。拥有类似结构的日本灯钟于江诗丹顿展厅中展出。这台灯钟是瑞士国际钟表博物馆(MuséeInternationald’Horlogerie)的藏品。

  模式切换器是确保双重芯率?系统正常运行的关键所在。其采用单一摆轮机制——同一时刻只允许一个摆轮运作。此外。单一摆轮机制还能使不同模式间的瞬时切换没有任何延迟。这保证了3610机芯分毫不会中断。时间显示极为精准。

  5赫兹(36,000次/小时)的高频活跃模式和1.2赫兹(8,640次/小时)的低频静待模式下的两枚摆轮由同一个发条盒驱动。这也是动能分配最为有效的方式。这种分配方式也是单一动力储存显示得以实现的唯一途径。能效至上是Traditionnelle传袭系列双重芯率万年历腕表的核心。尤其彰显了双重芯率?系统及其代表的意义。

  当腕表长时间平置时。高频运转的摆轮会继续耗费发条动力。而该款腕表低频静待模式时的振频只有1.2赫兹(8,640次/小时)。从另一方面展示了其低能耗的优势。

  为万年历腕表赋予永恒

  为了充分发挥可由佩戴者自行调控的双重芯率?系统的优势。并发掘潜在动能。此腕表的万年历功能机制也被重新设计。以将能耗降到最低。

  跳转显示方式会对机芯平衡摆轮的稳定运作产生副作用——输往摆轮的动力会因跳转而被削减。许多情况下。还会导致摆轮振幅减弱。影响机芯的整体走时。在配备多个跳转显示的腕表上。例如万年历时计上。这种干扰尤为明显。

  在Traditionnelle传袭系列双重芯率万年历腕表中。江诗丹顿采用了日期、月份和闰年的瞬时跳转显示(专利申请中)。为此。我们重新设计了跳转机构。采用簧式双齿轮复合系统。让跳转机制所需扭矩只有传统跳转显示的四分之一。有了这一改进。即便在跨年零点时。活跃模式下三处瞬时跳转显示同时运作。平衡摆轮受到的振幅影响也可忽略不计。

  更多技术挑战

  在Traditionnelle传袭系列双重芯率万年历腕表中。为了实现不同凡响的万年历功能和创意新颖的双重芯率?系统的融合。品牌还解决了众多其他的机械难题。

  在Traditionnelle传袭系列双重芯率万年历腕表中。江诗丹顿首次打破了振荡器频率的传统范围。为此。品牌在机械计时基本原则方面展开了全新的研发工作。

  其成果是一种全新游丝的诞生。专为满足高灵敏度的静待模式摆轮(1.2赫兹。8,640次/小时)而设计。其横截面积仅有0.0774毫米×0.0159毫米。如发丝般纤细。静待模式摆轮中游丝的横截面几乎只有活跃模式摆轮中游丝(5赫兹,36,000次/小时)的四分之一。更为精细。

  时间和分钟显示在Traditionnelle传袭系列双重芯率万年历腕表中看似无奇。但其复杂程度突破常规、远超前例。由于3610机芯搭载两枚摆轮。且不会同时运作。所以每次读取时间。时针和分针都须从两个轮系中获取变量信息。凭借齿轮差速器的存在。指针得以从多个输入源读取走时数据。

  第二个差速器则安装在发条盒上。用于发条上链。并在发条向静待模式摆轮输出动能(配有专门用于低频摆动的精致游丝)时降低发条扭矩。两台差速器将动能储存信息传递至小表盘。以显示发条的剩余动力。

  功能强大的3610机芯拥有480个零件。但其厚度只有6毫米。直径只有32毫米。堪称微型工程学的壮举。凭借Traditionnelle传袭系列双重芯率万年历腕表。江诗丹顿在机芯结构优化领域再攀高峰。

  工艺源于设计

  除了经典的铂金表壳设计和久负盛名的高复杂功能。Traditionnelle传袭系列双重芯率万年历腕表还特意在古老修饰工艺上融入了现代美学。

  机芯夹板和桥板装饰有日内瓦波纹(C?tesdeGenève)。并经由NAC处理而呈现深色涂层。比起其它类似工艺。具有更好的耐腐蚀性和耐久度。

  表盘上。18世纪艺术风格的机绘花纹和雾面修饰工艺幻化为简洁的放射状机刻雕花和喷砂表面。为了实现传统与当代的充分融合。表盘在加工过程中被拆分为两个主要部分。并采用多阶段加工工艺。饰有手工机刻雕花纹饰金质表盘中央区域。被嵌入蓝宝石水晶外圈。金质时标也被嵌于蓝宝石水晶外圈上。最后借助激光雕刻和灌墨技术。实现光滑无缝的外观。

  经典表壳设计、当代风格表盘和精美机芯巧妙融合。Traditionnelle传袭系列双重芯率万年历腕表彰显出不言自明的低调特色——以不懈创新。传承无可比拟的品牌制表精髓。

原创声明:文章如转载,请注明本文链接: https://hnbiao.com/henanbiao-348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