播威表年度钜作 Récital 18
天梭2016巴塞尔新品腕表

播威表年度钜作 Récital 18

  • Post author:
  • Post category:手表资讯
  • Reading time:1 mins read

播威表年度钜作 Récital 18 ,开始设计这款腕表之前,BOVET1822播威表与DIMIER1738高级制表工坊的技术人员与制表工…

播威表年度钜作 Récital 18

开始设计这款腕表之前。BOVET 1822播威表与DIMIER 1738高级制表工坊的技术人员与制表工匠的首项工作就是要「忘记」他们的习惯。为的是要用更直觉、更创新的方法。显示由地球与月球运转周期所界定的各个时间单位。

  由人类文明建立初始。观察星空一直是人们界定时间的最原始方法。故此。这次Pascal Raffy与他的制表团队特意用放大镜的另一端看世界。他们把自已从惯常的制表微观世界中抽离。并把目光放到宏观的宇宙当中。这个新的观点除了能让我们了解和认识到各种与计算时间相关的天体变化之外。更能引发我们同时在一枚腕表上显示世界各个地区的时间。为此我们特别委託一位地图制作师来设计这一幅非典型。而且前所未见的立体世界地图。这个巧妙的方案让我们无需转换角度。就可以纵观整幅世界地图。

  位于3时位置的第一个半球体用作表示地球。以三维的方式显示世界时间。一枚置于半球体轴心 ── 北极的指针沿着它的曲面延伸。并能让腕表设定为显示24个时区中的任何一个。这枚指针指向的是在半球体外围同心轴上标示的选定时区时间。而代表着该时区的城市名称。则标示在半球体上方两个同心滚轮的其中一个之上。这个装置上的时区指针也是另一项新发明。从来没有表厂尝试过制作一款半球形指针。因为这项工程的难度和对品质的要求实在太高。除了能令腕表轻鬆调校时区。并显示该时区的时间与城市名称外。环绕着地球的24小时时标环更能让使用者瞬间得知世界任何一地的时间。首先在地球上找出需要知道时间的地点。并找出从地球轴心点开始并穿过此地的直线。直线的终点正好指向在时标环上显示的当地时间。如要把第二时区指针连结到指定城市。只需按下表冠。指针便会依次以15°的角度距离转动。这个动作亦会同时启动滚轮。显示出第二时区指针所指向的时区的所属城市名称。

   两个同心滚轮清晰显示城市名称。外滚轮上能显示11个城市。同时带有一个小窗口。透过窗口就可看到置于外滚轮内的同心内滚轮上的第12个城市。内滚轮转动时。就能透过外滚轮上的窗口显示内滚轮上的其馀13个城市。整个系统均由一个导柱轮控制。

   为了保护系统中各种已调整好的设定。技术人员研发了一个的「恆定动力」调校系统。并已申请专利。当使用者为腕表进行调校时。手指按压的力度会因人而异。而在新的调校系统中。只要使用者放开手指时。调节的力度才会透过机械传达到系统当中。这能让其受到保护。免受过大压力损坏。确保长期精准耐用。

两个跟随半球体曲线运行的窗口。能分别显示出在北半球及南半球所观测到的月相变化。月球与星空不断相互交错。由极为精密的机械结构所驱动。每122年才需调校一次。而每个半球体都採用一块完整的金属打磨而成。并以正确比例刻上浮凋。随后再为海洋注入蓝色夜光物料。月球上的坑洞中则为白色夜光物料;至于天空和宇宙。亦会在漆黑中展现暗蓝色调。

   这两个半球体带来了两项技术困难。一方面。这两个半球体必须能够自由地以最高效能转动。以免影响腕表的精密计时功能。在另一方面。工匠们因为美感的原因。并不希望把半球体的支点置于轴心上;而同时。轴心的位置也已由地球上的时区指针所佔据。工匠们故此研发了一套原创的专利系统。此系统配置了三个红宝石轴承于半球体的边缘上。钟表爱好者们必定能够欣赏以及感受到这个不可思议的系统所带来的妙极效果。

   12时位置安放腕表的主时区时分显示以及动力储存显示。一片贴近底板的平面透明蓝宝石盘上印有12小时的数字。当数字跳动到亮漆盘的上方时。就能显示出时间。而显示器的中央曲面部份是动力储存显示。在显示器上方的最顶层是它的主角:逆跳分钟显示。要结合瞬跳小时显示及逆跳分钟显示。则必需要两者在进入下一小时的一刻完美地同步。这是一项已由BOVET完全掌握的技术。并已于系列中多款腕表中成功运用。腕表上的表盘一如以往均由品牌自行制作。不管是白色或砂金石的表盘均完全展现了BOVET工匠们的超凡技艺。整齐排列。完美结合。

   两个发条鼓合共提供5日动力储备。并全由每小时振动21,600次的陀飞轮摆轮调节。金色的摆轮上配置三个蓝色平衡器。其设计以BOVET 19世纪怀表上的摆轮表桥为蓝本。它的DIMIER擒纵器以及其特定定心设计提供非凡表现。与其他BOVET机芯上所使用的部件同样。腕表的摆轮游丝亦是由品牌自行生产制作──现时世上只有少于10家表厂能达致此项成就。陀飞轮每分钟完整转动一次。并配上特别置于陀飞轮底部的三秒针。跟随在蓝宝石水晶上以特殊方式印上的刻度运行。一同组成一项特别而清晰的显示功能。

   以空间了解时间的技术复杂性让BOVET 1822及其DIMIER 1738高级制表工坊的技术人员及工匠坚决以创新的方式研发一枚新机芯。并为当中的技术申请了两项专利。透过这个态度。工匠们创造了一项完全原创而现代化的架构。而它仍然紧守着BOVET的本质:对工艺及高级制表的坚持与价值。故此。由顶端的分钟盘到陀飞轮的各个层次。以及腕表上採用的半球体设计。都自然地要求着品牌以全新的方向设计一款与整枚腕表设计语言完全相符的表壳。Shooting Star®腕表表壳的第一项特徵是其正面的一片高弧度蓝宝石水晶。而在腕表中央。各项显示层次在12 时至6 时位置的轴心上依序拾级而下。呈现出倾斜效果。符合人体工学之馀。也让腕表整体的平衡感更为提升。

   在Récital 18 Shooting Star®陀飞轮腕表诞生之前。人们对无限的定义仅限于两个概念中:时间与空间。现在。我们也必须加入Pascal Raffy与BOVET制表工匠们的无比热情。因为事实再一次证明。他们对制表的坚持。的确是无边无际的。

原创声明:文章如转载,请注明本文链接: https://hnbiao.com/henanbiao-32620.html